2019年1月18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脱贫故事

用心用情解决群众“个个事” 提升群众认可度

发布时间:2018-12-24 11:55 编辑:州扶贫办

 

宣恩县珠山镇卸甲坝村是宣恩县城郊村,距县城4.5公里,基础设施相对较好,看似脱贫难度不大,但城郊村因城镇建设导致矛盾多,群众对政府的认可度不高。加上社会环境及生活习惯等因素制约,该村大部分贫困户存在思想观念落后、精神消极、自身发展动力不足等问题,给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一定的困难。主要表现为:一是对政府、乡村干部缺乏信任,对脱贫攻坚工作不理解、不支持,对政府依赖性较强,“等靠要”意识较重;二是贫困户之间、贫困户与非贫困户之间存在“争当贫困户”攀比心理,缺乏邻里之间的友好感情基础,“以贫为荣”意识较重;三是部分贫困户目光短浅,甘于贫穷,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甘于落后,“得过且过” 意识较重。

自驻村以来,该村“尖刀班”深化认识、统一思想,全面落实“八个到村到户”要求,紧盯户脱贫村出列的要求,用8个多月时间下足“绣花”功夫,从一件件小事做起,不断提升群众认可度,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

事例一:董大叔探监

今年2月8日,“尖刀班”进村后,在走访入户过程中,了解到贫困户董大叔的房子年久失修,板壁倾斜腐烂长满青苔,院坝杂草丛生,无人清理,房间内部农具家什摆放错乱满是尘土……,每次入户董大叔都不搭不理的,对于危房改造董大叔更是满口拒绝,态度坚决。

我们“尖刀班”会商后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的大儿子在监狱服刑一事,21年来让两老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十分的绝望,曾一度悲观厌世、与世无争、得过且过,村里干部说帮他家进行危房改造或易地搬迁,不知去过多少次做思想工作,光镇村干部大队人马去都不下7次,可都没有成功,董大叔的回答就是用‘小儿子安家厦门,女儿远嫁四川,大儿子襄阳服刑,没有心思整屋,没得必要改,改好了也没用’之类丧气话搪塞。干部到他家,最多出于礼节,喊你坐一下,如果去多次了他还觉得烦。

我们立即向镇里请示报告,看能不能把董大叔两老带到大儿子服刑监狱探望一下。经过镇里和襄阳某监狱近2个月沟通协调,尖刀班并向镇指挥部争取了车旅费资金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村支书才告诉给董大叔夫妇。今年7月,在尖刀班第一书记和村书记的陪同下,董大叔夫妇到襄阳探望了大儿子,通过和大儿子探监交流,董大叔夫妇一改之前的拒绝态度,对生活有了美好的憧憬,立马积极配合精准脱贫攻坚“危房清零”工作,在政府补助的小部分资金基础上,老董主动自筹资金3万元,不到一月便把危房改造一新。

事例二:石瑞足理发

卸甲坝村十一组石瑞足家一家四口,哥哥石瑞元和父母也都不同程度存在精神障碍,无法很好地和其他人交流,哥哥石瑞元40岁,石瑞足今年37岁,兄弟俩至今未娶。

石瑞足不注意自身外在形象,穿衣邋遢,并且留着一头长发也不梳洗,村里有的人每次见到石瑞足均要避而远之。石瑞足家里环境卫生差,物品随意摆放,院子里长满杂草,两年前厕所垮塌后一直未建,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尖刀班”帮扶干部第一次去石家,就被臭气熏了出来。石瑞足其本人也不愿意和尖刀班村干部交流。

对照州脱贫攻坚指挥部“一号令”明确要求:人居环境整治到村到户。如何对石家进行人居环境整治,成了“尖刀班”最难的事。

7月18日,尖刀班入户时偶然抓住石瑞足愿意交流的时机,试探着说我们去县城洗个头理个发,开始时石瑞足并不愿意,在尖刀班同志们的游说下,石瑞足思想有所松动,最后同意在尖刀班陪同下去县城理发。理发后的石瑞足精神抖擞,阳光了许多,认识他的人看到后都夸他理发后变成帅小伙,石瑞足也自信了很多。

“你看,头发剪了,是不是舒服多了?我们把你家里也收拾一下,怎么样?”,尖刀班和帮扶干部通过多次交流循循善诱,因势利导,石瑞足终于同意对居住环境进行改造。人居环境改造后,石瑞足家焕然一新。

最难啃的硬骨头终于啃下了,后来,全村11户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工程7月底全部完工。

事例三:符胜益让地

卸甲坝村四组新修组级公路要占用龙某的两分地,“尖刀班”多次上门做工作,可龙某好说歹说就是一个不答应。

村民都一度认为,四组的路肯定搞不成了。5月11日,正当“尖刀班”一筹莫展时,68岁的符胜益主动找到我说:“向班长,我的地跟他的地挨着的,你们看公路能不能改线,占我的?”

我说,“老符,改线是可以,但是占地没有补偿呢!”

符胜益当场表态:“凡是涉及到公路、水池建设占用我的地,你们只管占,我什么补偿都不要。我们一家都托共产党的福,占地修路搞公益事业凭什么阻工要钱?”2015年10月,卸甲坝村被纳入宣恩县城城区规划范围,根据土地性质,每亩土地将补偿5万元至6万元。卸甲坝的地,可谓寸土寸金。

符胜益是村里第一个主动让地办公益事的村民。我们通过召开小组会、院落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在符胜益的带动和影响下,不少村民自愿无偿出让土地修建道路、水池。卸甲坝村今年新建改建公路8.5公里、新建水池3口,占地约70亩,按照平均5万元一亩计算,70多亩土地要值350余万元,村级基础设施建设占地没有任何补偿。龙某后来也主动让地,成为一段佳话。

责任编辑:州扶贫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