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

品牌引领 彰显优势 全域绿色 恩施:阔步流星迈向茶叶强州

发布时间:2018-05-16 15:34 编辑:州扶贫办

4月28日,产自于武陵深山恩施州的“恩施玉露”和“利川红”在中印首脑武汉非正式会晤中亮相,成为2018年国事活动茶叙用茶。经过人民日报官微报道后,一夜刷屏,成为风靡大江南北的“网红”。

一周内,关于“恩施玉露”和“利川红”的文章与视频在微信、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上点击量超过3500万次,在天猫商城,这两款茶成为热搜榜排名最火的茶叶品种。

从产茶大州到茶叶强州,恩施阔步流星,迈向高品质绿色发展的新时代征程。

开春以来,全国数百家大小茶企直接到田间地头抢购恩施春茶,宾馆里人满为患,全是焦急等货的客商,每天进入恩施的运茶大车达500多辆。

“一连几宿都没睡好觉。”4月29日开始,利川红茶龙头企业飞强茶业董事长卓万凯的电话几乎被打爆,来自全国各地的订单爆满。“恩施玉露”销量最大的润邦茶业也面临着同样的火爆场面。

“五一节都没空休息。”5月8日,在毛坝镇红茶生产车间,工人们正在满负荷加班。飞强茶叶基地的负责人介绍,“30多个销售点已全部售罄,订单已排到3年后。”

“春茶已基本销售一空!”面对全国茶叶产能严重过剩的现状,种植面积高达158.8万亩的恩施茶脱颖而出,成为全国茶叶格局博弈中的有力竞争力量。

历史文化沉淀深厚底蕴

初夏时节,驱车行进武陵深山,映入眼帘的是漫山遍野的翠绿茶园。

恩施州是“万里茶道”的源头之一,自唐代起就是著名的贡茶产区,全国著名的“宜红”茶核心产地。

“又巴东别有真茗茶,煎饮令人不眠”。恩施饮茶制茶历史最早见诸文献记载的是秦汉时期的《桐君采药录》。东晋时期的《华阳国志·巴志》记载,恩施区域已用所产的茶叶作为“纳贡”珍品。翻开陆羽的《茶经》:“南方出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提到的就是恩施茶叶。

蒸青是我国古代曾经非常流行的制茶工艺,在唐代得到完善,有别于普通的炒青工艺,通过蒸汽杀青,茶叶色泽嫩绿如春,颊齿留香,清甜回甘,后流传至日本,大受欢迎。目前仅在恩施留存着这传统制茶技艺。

光绪年间,茶商来到恩施州,修筑茶运道路。将以恩施茶为主要原材料的宜红茶从宜都上船,运往汉口,再销往欧洲各国。自此,不断有英国人、美国人和俄国人带领的马帮出现在恩施的深山密林之间。民国年间,曾经流传广泛的一张汉口长江江面千帆竞发运输茶叶的黑白老照片,反映的就是恩施茶参与国际贸易的场景。

历史名茶真香茗、容美茶、雾洞茶、恩施玉露、伍家台贡茶、唐崖土司茶等驰名中外;当代名茶利川工夫红茶、鹤峰茶、炜丰茶、来凤藤茶等香飘四海。湖北省第一历史名茶“恩施玉露”蒸青制作技艺,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和“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恩施富硒茶、恩施玉露、伍家台贡茶、鹤峰绿茶、咸丰帝茶、来凤藤茶、利川工夫红茶、马坡茶均已获得国家地理标志商标或产品保护。

绿水青山孕育茶之精灵

恩施州地处神秘的北纬30度线附近,森林覆盖率高达73%,素有“鄂西林海”美誉。州域负氧离子浓度平均每立方厘米高达2万多个,是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清新空气负氧离子含量标准的20倍,是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

恩施气候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冬少严寒, 夏无酷暑,云雾缭绕,终年湿润,十分适宜茶树生长,在全国茶叶优势区域规划中被划入“长江上中游特色绿茶和出口绿茶优势产区”。

“好山好水出好茶”,产自空气清新、无污染环境中的恩施硒茶,水浸出物、咖啡碱、茶多酚、氨基酸等主要品质成分含量较高,具有“香气馥郁持久、滋味鲜爽甘醇、汤色明亮稳定、绿色含硒耐泡”的优异品质。

近年来,恩施州茶树良种化率达到78%,比全国高21.5个百分点。全州成功创建全国有机食品(茶叶)示范基地3个,获得有机食品认证标识17个;创建国家级绿色食品(茶叶)原料标准化生产基地6个,获得绿色食品标识122个;获得国家地理标准产品认证7个;“三品一标”认定总面积88万亩,约占全州茶园总面积的60%。

宣恩县、鹤峰县成功创建“国家级出口茶叶质量安全示范区”,恩施市、利川市、咸丰县成功创建“省级茶叶出口基地县”。

潜心打造全国最大硒茶基地

依托土壤富硒的独特资源禀赋,恩施州积极布局。2017年,建成富硒茶园90万亩,实现农业产值32.7亿元,茶业综合产值120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硒茶基地。富硒茶产业集群2016年入选全省97个重点成长型产业集群。2017年,恩施硒茶成为全国唯一一个以地市州为单位成功入选首批62个中国特色农产品优势区的地区。

武陵深处,大山绵延,位于其腹地的恩施受到上天特别垂青。调查显示,恩施州拥有全球最大的“天然富硒生物圈”,表层含硒土壤分布面积2.3万平方公里,占全州国土总面积95%以上,其中表层富硒土壤分布面积1.3万平方公里,占全州国土总面积54%以上,硒矿储量50多亿吨。2011年,第十四届国际人与动物微量元素大会授予恩施“世界硒都”称号。

硒在地球表面分布极不均衡,中国从东北三省起斜穿云贵高原的一条狭长缺硒带占据了我国72%的土地,成为国际上公认的“贫硒地带”。据调查,5亿中国人硒元素摄取量在标准线以下。

根据茶园土壤硒和茶叶含硒量检测结果推算,恩施州含硒茶园面积约占茶园总面积的60%。硒与茶完美结合的“恩施硒茶”,含硒均值达到0.21毫克/千克, 高硒区含硒均值达到6.42毫克/千克,最高值达到66.66毫克/千克。我国著名营养学家于若木曾为恩施富硒茶题词:“茶以硒为贵”。2017年国际茶业委员会主席签名授予恩施硒茶“世界富硒养生茶”荣誉。

顶层设计全力唱响茶叶品牌

恩施商标意识觉醒很早。2012年3月2日,恩施经过与抢注商标的不法商人激烈交锋,迎来国家工商总局最终复核裁定:将“恩施玉露”品牌归还给恩施。这一世代留传的珍贵遗产以法律形式牢牢地掌握在原产地的手中。

2012年,恩施州积极注册“利川红”商标。没有太多经费投入,山里人用质朴和诚意换来真情回报,央视和北京地铁先后免费为“利川红”形象宣传,柳传志、俞敏洪等商界大佬免费背书。

未来5年,按照“政府主推、企业主体、协会运作、共建共享”的原则,恩施州将在全国范围内唱响“恩施玉露”与“利川红”双子星座,同时全力推进“恩施硒茶”州域公用品牌建设。形成了以“恩施硒茶”为母品牌,以县(市)域公用品牌或企业品牌为子品牌的品牌体系。制定“恩施硒茶”质量标准、生产技术规程和品牌使用管理办法,做到品牌有标准、程序有规范、销售有标识、市场有监督。

打造好恩施硒茶公共品牌。牢固树立全州一盘棋思想,形成品牌建设合力,在对外宣传推介、产品设计包装、市场营销推广中,严格按照“母子商标、双牌经营”的模式执行,共同打造,抱团发展,维护好恩施硒茶州域公用品牌。以“恩施富硒茶”作基础,品牌内涵既传递了地域信息,又彰显了含硒个性,更突出了健康保健功能,拓宽了文化内涵,赋予了品牌更大的包容性。

加强品牌宣传推介,由政府牵头采取办大会、参大展、请大家、进大场(专业市场)、投大广(广告)等方式,每年在州内举办大型茶事活动、在销售区组织宣传推介活动、在省级以上主流媒体组织宣传报道活动、在重点城市或主流媒体集中投放一批软硬广告。全力争取中央电视台“国家品牌计划——广告精准扶贫”项目。

组团参加在杭州举行的国际博览中心展会。展会期间将组织开展恩施硒茶产品展示、有机茶产品展示,举办恩施硒茶专场推介会、恩施硒茶文化展演、恩施硒茶品牌形象店开馆仪式等活动。

支持茶叶企业、专业合作组织和协会开展国家有机食品、绿色食品、地理标志产品认证,申报注册和创建国家知名品牌或商标。

深入推进全域绿色战略

全域绿色,是恩施州正在孜孜以求的目标。

在玉露的原产地,恩施市芭蕉镇,8家企业决定联合成立有机协会,每个种植有机茶的茶农可免费获得200斤有机肥/亩和全流程技术服务。该镇工作细化到组,每个村组每周至少要开一次屋场会,了解有机的概念,掌握有机种植的方法,1年下来,竟开了1200余场小组会。

在一批老党员、乡贤的带领下,不施农药化肥,自觉维护有机种植生态环境写进了《村规民约》。在此基础上,每十几个农户按茶园地理区块结成小组,小组内茶农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自我管理,相互监督,共同维护整体生态环境。

为了保证“利川红”茶园全域有机环境,利川市推行一岗双责,党政同责,实施政府主导、企业主力,农民主体的生态保护机制,市、镇、村三级层层签定责任状,密织全方位立体化生态保护网络。

在毛坝,有30多名专业的生态巡查队员,仔细检查每块茶田,察看是否有农残和除草剂的痕迹,检查结果输入数据库。企业与茶农签定生态协议,对农残检测合格的茶叶高价收购,对超标茶则采取禁入政策,一旦发现,终身拒收。

“试用效果好,我又在网上定了500多张。”5月8日下午,在“利川红”的核心产区楠木村的有机示范茶园参观,漫山遍野,茶园里插满了淡黄色的粘虫板,宛若一面面旗帜迎风招展。该村党支部书记田云奇介绍,为了打造好示范茶园,他从内蒙古专门订制了羊粪有机肥,拔草全部人工进行,每亩投劳是普通茶园3倍。

恩施州大力实施全域绿色战略。大规模实现电气化制茶,消除以往用煤或柴制茶污染环境的弊端。净化茶园环境,防止废水、废气、废渣等污染茶园;优化茶园植被,选择无共生性病虫树种建立防风林和隔离带,集中连片茶园套种遮阴树;强化肥培管理,全面控施化肥,增施有机肥,全园禁用除草剂和禁用投入品,大力推广绿色防控和生态循环模式;到2020年,标准化茶园实现全覆盖,10%茶园达到有机食品标准,40%茶园达到绿色食品标准。

加快茶叶加工清洁化改造。支持企业按照厂区布局合理、厂房建设规范、设备先进配套、工艺流程科学、环境清洁卫生、质量安全可靠的要求,推进加工设施设备改造升级。到2020年,茶叶生产基本实现全程机械化,规模以上企业全部完成电气化改造,规模以下企业全部达到清洁化生产标准。

从茶叶大州阔步迈向茶叶强州

2017年,恩施州已发展茶园158.8万亩,稳居全省第一。而此时,全国茶园面积已发展到4400万亩,年产量230余万吨,市场每年只能消化150万吨,产能面临严重过剩。

面对激烈的竞争,恩施州积极实施产业提档升级,推动茶叶供给侧改革。先后出台《恩施州茶叶发展规划》《关于推进全州茶叶产业化建设的意见》《关于推进产业链建设加快产业兴州步伐的意见》,推动由茶叶大州向茶叶强州迈进。

积极争取农业部连续多年的大力支持,健全茶树良种繁育体系。建立紧密的产学研结合机制,对接中茶所、华中农业大学、长江大学农学院等一批科研院所。2016年州人民政府与中茶所达成战略协作,直接将有机茶实践示范基地落户在恩施州,并合作成立武陵山区成果转换中心,先后派出30多名顶级茶叶专家全流程指导。华农大建立博士工作站,与恩施州联合实施五个一茶叶帮扶工程。对接一批全国龙头企业。利用东西部协作的机遇,与中国最大的茶叶出口企业浙茶集团进行全方位合作,引进湘茶集团、浙江大能集团、福建正山堂、八马集团进入深入合作,倒逼茶叶工艺和品质提升。适应市场需求,丰富茶叶品种。在恩施州,绿茶、红茶、白茶、黑茶、藤茶竞相绽放异彩,成为全省茶叶品种最齐全的产业基地。建立产销平台,在杭州等地建设一批特色体验店,私房定制茶,打造一批网上商城。

2017年,恩施州80万茶农人均茶叶收入4085元,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2.6%,漫山遍野的青翠茶园,正在为恩施这个共和国最年轻自治州广大农民攻坚脱贫带来无限希望。

恩施玉露

中国十大名茶。历史悠久,古老蒸青茶的代表品种。其外形紧细挺直,形似松针,颜色具有代表性的“三绿”特征,即干茶翠绿,茶汤清绿,叶底嫩绿,高等级的“恩施玉露”采用一芽一叶初展的鲜嫩芽叶做成,清香醇厚,回甘持久。

唐代陆羽《茶经》出现了恩施及周边山区运用蒸青技术制茶的记载。“恩施玉露”得名于康熙年间,恩施芭蕉黄连溪有一兰姓茶商,垒灶烘焙,所制茶叶,外形紧圆、挺直、色绿,毫锋银白如玉,又称“玉绿”。当时,该茶与西湖龙井、武夷岩茶、黄山毛峰等一起被列入清代10余支名茶品目。

1936年,湖北民生公司改锅炒杀青为蒸青,其茶汤色绿亮、鲜香味爽,色泽油润翠绿,似露珠凝结,故改名为“恩施玉露”。1965年,“恩施玉露”外销日本,赢得海外市场,获“中国十大名茶”称号。

1998年,恩施市利用无性系繁殖技术,逐步在全市大面积推广玉露优质茶种植,并恢复了失传多年的蒸青工艺,引发外界轰动,成为当地百姓致富的支柱产业。

为保护、开发、规范“恩施玉露”这一品牌,2007年,恩施市将其与“大峡谷”“土家女儿会”一道,作为三张名片,举全市之力倾力打造。2007年4月,国家质监总局正式发布公告,“恩施玉露”被批准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其龙头包括润邦、蓝焙等企业。

2008年,“恩施玉露”被省农业厅授予“湖北省第一历史名茶”称号。

蒸青简史

唐代以前,制茶多用晒或烘的方式制成茶饼。但是,这种初步加工的茶饼,仍有很浓的青涩之味,经过反复的实践,唐代出现了完善的“蒸青法”。

蒸青是利用蒸气来破坏鲜叶中的酶活性,形成的干茶具有色泽深绿、茶汤浅绿、茶底青绿的“三绿”特征,香气带着一股青气,是一种具有真色、真香、真味的天然风味茶。

唐代陆羽在《茶经·三之造》一篇中,详细记载了这种制茶工艺:“晴,采之。蒸之,捣之,拍之、焙之,穿之,封之,茶之干矣。”在2—4月间的晴天,在向阳的茶林中摘取鲜嫩茶叶。将这些茶的鲜叶用蒸的方法,使鲜叶萎凋脱水,然后捣碎成末,以模具拍压成团饼之形,再烘焙干燥,之后在茶饼穿孔,以绳索穿起来,加以封存。《茶经》记载的巴山峡川相当于今四川东部、重庆和湖北西部恩施一带,说明了湖北恩施一带是茶的起源地之一,也是最早使用蒸青工艺的地区。

北宋有施州“八香”饼茶、“研膏茶”,著名诗人黄庭坚曾以此茶馈赠友人。明代,徐学谟纂修的《万历湖广总志》卷第十二:“施州……茶……又有玉香、研膏二品。”其中,“玉香”为蒸青散茶。

清康熙年起,恩施市芭蕉乡一带“玉香”茶叶生产兴盛,因其干茶翠绿、茶汤清绿、叶底嫩绿(三绿),称这支蒸青茶为“玉绿”,因在恩施方言发音中,“露”“绿”同声同韵,均读“露”音,所以玉绿也被记载为“玉露”,“恩施玉露”由此定名。

清代“恩施玉露”已成中国名茶,当时张之洞、辜鸿铭等对此茶十分钟爱。1936年,湖北民生公司管茶官杨润之到恩施,进一步改进完善玉露茶制作工艺,外形紧细挺直,形似松针,堪称茶中极品,1945年开始远销日本。日本制茶技术源自中国,日本清水技术事务所所长、农学博士、香川大学食品加工学教授清水康夫曾多次到恩施市考察,并题词:“恩施玉露,温古知新”,表达了溯源之意。20世纪80年代后“恩施玉露”曾一度消失,2006年起,恩施市润邦国际富硒茶业有限公司恢复了“恩施玉露”的传统手工制作,并于2009年开始机械化连续化自动化生产。“恩施玉露”传承了陆羽《茶经》所载的蒸青工艺及制茶工具。其蒸青工艺流程与《茶经·二之具》所载一脉相承;加工工具中,很多与陆羽所述相同,如:“籯”“灶”“釜”“甑”“杵臼”“碾”“札”等至今仍是恩施农家生产生活中常见的器物;专用的玉露灶则是“焙”的改进型。著名茶叶专家庄晚芳曾对此作过比较和研究。

主产区:

“恩施玉露”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其主要产区是恩施市芭蕉乡,位于生态优越的武陵山腹地,翠色环抱,云雾缭绕,自古产好茶,“恩施玉露”所用茶叶鲜叶原材料主要是当地小叶种“苔子茶”和引进适制的小叶种国家良种茶。

工艺流程:

摊凉,蒸汽杀青,扇干水汽,炒头毛火,揉捻,铲二毛火,整形上光,烘焙,拣选。

其中揉捻分回旋揉和对揉,整形上光有“搂、搓、端、扎”四大手法,搓包括悬手搓和依托搓两种方法。

品牌价值:

1965年,“恩施玉露”入选“中国十大名茶”;2007年获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2008年获“湖北省第一历史名茶”称号;2010至2012年,相继获得“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最具发展力品牌”“消费者最喜爱的中国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最具影响力中国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等殊荣。

2014年,“恩施玉露”传统制作技艺入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5年,“恩施玉露及图”获“中国驰名商标”、“恩施玉露”茶文化系统被认定为“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2016年,“恩施玉露”茶文化系统进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7年,恩施玉露获“中国优秀茶叶区域公用品牌”。

“恩施玉露”2018年,经中国农产品品牌研究中心品牌价值评估组评定,“恩施玉露”品牌价值达到18.07亿元。

玉露含翠芭蕉茶乡香气四溢

“您是去收茶叶的吧!”谷雨时节,笔者从恩施城区到20公里开外的芭蕉茶乡采访,开车的师傅热情地聊天。

“你应该晚上去,街上才热闹!”师傅说,今年春茶开采后,他经常要往芭蕉跑,搭车的都是福建、浙江来收茶叶的茶商,一般都是傍晚才去芭蕉。

夜晚的芭蕉集镇,人声鼎沸,沿公路一公里,成百上千的村民,背着白天采摘的鲜叶,操着各地口音的茶商,则沿街品鉴收购,鲜叶随即被送到了遍布镇上的加工厂炒制。“夜市要到晚上9点多才会停歇。”镇茶办的工作人员介绍。在镇上靠近鼓楼的地方,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规范化的茶叶集市即将建成,不久夜市将要搬进去了。

同样热闹的,还有机器轰鸣的茶叶加工厂。这些日子,鸦明洲茶厂的女老板李绍清忙坏了,由于工资看涨,人手紧张,多年不亲自炒茶的她,亲自上阵,几乎是天天通宵。如她一般熬夜的,还有镇上百来家加工厂的企业家们。天一亮,这些飘着清香的茶叶,就被装车运往了全国各地。

“仅是镇上的这些加工厂,一年出产的干茶,得有30万斤!”镇上曾每年都做这样的统计。

作为茶乡的芭蕉,还有与其他集镇的不同。徜徉在漫山遍野的茶乡,漂亮的农家小屋星罗棋布,到处是见缝插针的茶园,却罕见菜地。“茶农都不种菜,这里的菜价比城里还高!”乡干部帮忙解了惑。

“我们这里兴叫外卖,不过都是送到山上来!”老乡们的介绍则更形象,一到中午,舍不得耽搁宝贵采茶时间的老乡们,纷纷给镇上的餐馆打电话。每天一百多元的收入实在诱人,他们算了一笔账,回家做顿饭,耽误的时间太多,划不来。

即使这样,采茶的旺季,茶乡的人手仍奇缺,双休的干部、放假的学生都加入了采茶大军,时尚的年轻人,则把吆喝放到了网上,“欢迎来采茶,鲜叶对半分”。

种茶在侗乡芭蕉已有几百年历史了,还形成了不同于全国其他产茶区的杀青方法。据恩施市润邦富硒茶业负责人介绍,“恩施玉露”的品质清代就非常有名。相传清康熙年间,恩施芭蕉黄连溪有一蓝姓茶商,垒灶研制,所制茶叶,外形紧圆、坚挺、色绿、毫白如玉,故称“玉绿”。

近10年来,通过农业产业结构调整,芭蕉侗族镇已建成一条长达25公里的“茶叶经济走廊”,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万亩生态茶园景观。

如今,驱车进入芭蕉侗乡,迎面而来的是青瓦覆盖的吊脚楼、油成金黄的现代侗乡民居,加之青山绿水小溪环绕,好一个人间仙境。投资1000余万元建成的枫香坡侗族风情寨,2009年成功入选“湖北旅游名村”。(蒲哲 杨芙蓉)

利川红茶

利川工夫红茶2012年8月前被称为“利川宜红”,是有着近200年历史的中国四大工夫红茶——宜红工夫的重要组成部分,2012年在利川政府茶产业发展规划会上,因为具有独特地域品质,利川市政府将“利川宜红”改名为“利川工夫红茶”,简称“利川红”。

中国科院院士、茶叶界泰斗陈宗懋著作《茶经》记载,宜红茶称宜红,是中国主要工夫红茶品种之一。宜红茶产于武陵山系和大巴山系境内,以武陵山区分布最广,历史上因由宜昌集散、加工、出口而得名。宜红茶区是我国历史悠久的著名茶区,早在公元3世纪西晋时,《荆州土地记》就记有:“武陵七县通出茶”。唐代陆羽《茶经》载:“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山南,以峡州上”。

利川工夫红茶主产地在利川市毛坝镇,毛坝山区自19世纪初成为出口宜红茶的主要产地。19世纪中叶,因中国出口英俄红茶贸易带来的机会,毛坝当地农户家家种茶、红茶生意兴盛近百年。20世纪40年代前后,因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毛坝当地茶农失去了卖茶机会,毁茶改种粮食。

改革开放后,毛坝镇逐渐恢复了红茶种植。毛坝位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星斗山核心区域,当地优良生态环境造就了上佳的茶叶品质,产品经过欧盟463项标准的严格检测,在欧美市场很受欢迎。到2014年底,毛坝当地茶园种植面积发展到10万亩,年产近6000多吨红茶,直接或间接出口到国外。2009年,毛坝镇开发出罕见的红茶品种“冷后浑”,成为著名的高端红茶品类,受到了消费者的热捧,干茶市场价格1万余元/斤。

2017年,“利川红”知名品牌“星斗山”与“云头山”品牌两翼齐飞,龙头企业金利公司和飞强公司两家出口创汇3000万美元,带动1万余名茶农脱贫致富奔小康。

茶中至味“冷后浑”

清亮的茶汤往往比浑浊的更受大家欢迎。然而,常喝红茶的朋友发现,放凉后,原本清澈透亮的茶汤就变得有些浑浊。红茶为什么出现“冷后浑”的现象?

中茶所茶叶专家介绍,红茶属于发酵茶,制作过程中,其中的茶多酚经过氧化,转化成茶黄素和茶红素等氧化产物。红茶汤色红亮,其实是茶红素和茶黄素的功劳。茶黄素还是红茶中最主要的功能性成分,具有抗氧化、抗癌、预防慢性炎症等多种保健作用。出现“冷后浑”现象的红茶这类物质含量更高。“冷后浑”还有一个名字叫“茶乳酪”,这类似于牛奶形成乳酪的过程。当茶汤温度较高时,茶黄素、茶红素、生物碱、蛋白质、脂质等物质均以游离状态存在,但随着温度下降,这些物质会通过分子间与(或)分子内的作用力缔合形成络合物。随着作用力的不断增大,络合物的粒径随之增大,达到一定程度时,茶汤表现出胶体特征,出现沉淀。“冷后浑”红茶滋味醇厚甘爽,香浓回甘,被称之为“茶中至味”。

一般来说,红茶出现“冷后浑”,意味着氨基酸、茶黄素、茶红素含量丰富,是品质良好的体现。“冷后浑”程度越高,意味着红茶品质越好。“冷后浑”一般出现在优质的红茶中,而一些粗老劣质的茶叶几乎没有。(赵建元)

一棵老茶树的故事

“看,就是那棵茶树。”

利川市毛坝乡夹壁沟村,乱石嶙峋,清涧流淌,一棵长在半山腰中的古老茶树格外醒目。它树干粗大,枝叶茂盛,比普通茶树高出约1米。“这棵树可是‘利川红’的母树,现在毛坝发展起来的高级红茶,都是它的子孙。”陪同探访的毛坝镇党委书记曾维权介绍。

毛坝镇是绿茶的集中产地。上世纪80年代初,省农业厅在茶树品种资源普查中,发现生长于毛坝乡一株带锯齿状的大叶“野茶”,与本地的品种完全不同,编号为“毛坝8号”。这棵茶树是罕见的变异品种,泡出的茶汤出现“冷后浑”现象。

2004年,以此茶为母本,试种茶园面积扩大至14亩,但因为口感又苦又涩,研究没有继续。同时参加调查的飞强公司技术员邱建红却多了个心眼。邱建红毕业于农校,对于钻研茶叶十分着迷,废寝忘食,人送外号“茶痴”。

“从外观上看,这应当是多年前被废弃宜红茶的罕见老树。”邱建红把茶叶采摘回去,反复琢磨,可是味道还是难以入口。“经过化验,茶叶里的氨基酸、茶多酚、茶红素和其他芳香物质含量极高,只要解决口感问题,这将是一款不可多得的好品种。

为了解决难题,邱建红专门在院子里建了一块试验田,把全国各地的红茶品种进行试种比对,有时候,他在试验田里一蹲就是半天,有时候躺在床上苦思冥想,整夜不合眼。

通过改进传统红茶的萎凋工艺,多次揉捻、发酵、干燥,同时研究独门的发酵技术,邱建红终获成功。此后,他以此茶树的春芽为原料,经“四初八精”12道工序制成“天赐·冷后浑”获第十届中茶杯特等奖,茶农扦插推广1000余亩,亩平均收入达3万余元。著名红茶专家、台湾中生研究院院士林仁混题字“利川宜红,功夫天下”。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州扶贫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