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恩施  小雨 21℃~28℃   优
当前位置:首页>>脱贫故事

姜 华:母亲坟头那株彼岸花

发布时间:2018-03-05 09:37 编辑:州扶贫办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要动员全党全国全社会力量,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恩施州下辖8个县市都是国家级贫困县,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自落实干部力量下沉到村到户扶贫攻坚方案下发以来,市地税局干部职工饱含热情,摩拳擦掌,踊跃报名加入驻村扶贫队伍。在开展精准扶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主旋律中,涌现出一批感人至深的人与事。本文由市地税局精准扶贫驻崔坝镇刘家河村第一书记姜华口述,市地税局纪检组长高劲松执笔,讲述了一个儿子在母亲与扶贫工作之间做出的艰难抉择。

题记:谨以此文向所有战斗在扶贫攻坚一线的尖刀班战士至以崇高的敬礼!

 一

母亲去世已经有些日子了,趁着有空,是该去看看她老人家了。

提着香纸祭品,备了些母亲生前爱吃的水果和糕点,我又一次来到母亲的坟头。远远望去,母亲的坟头依然是光秃秃的,还没长出一点绿色,母亲就长眠在那里。新开挖出的泥土倒是紧实了不少。我慢步向前,猛然发现,母亲的坟头上,一株火红的彼岸花卓然怒放,兀自陪伴着母亲,我为之一震,这株奇特的花为什么陡然绽放在母亲坟头?那一定是母亲的化身吧!母亲生前原本就喜欢栽花种草的,等到春风吹来时,母亲的坟头一定会百花摇曳,芳草萋萋。

跪在母亲的坟前,默念着母亲生前的教诲:“做人要正直,做事要尽责,大丈夫,穷达无愧于天地,进退勿忘记生民……”,泪水一次次温润眼睛,母亲一辈子节俭,含辛茹苦养育了我这棵独苗,可她从不娇惯我,总是教导我要善良、勤勉,鼓励我自强、独立,一直要求我到最艰苦的岗位磨练自己;她用最朴实的语言教导我,用自己的亲言躬行引导我,要我在任何时候,做人做事都要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良心。

母亲享年八十有八,晚年时患有中度老年痴呆症,她可能记不住自己的名字,但她随时都能准确地叫出我的乳名--华崽。母亲去世前,我正工作在驻村扶贫“百日攻坚”一线,市局党组同时发出动员令,组建市地税局驻刘家河村扶贫攻坚尖刀班,我没多想就报了名,组织上很快就同意了我的请求,并任命我为尖刀班驻村第一书记。收拾行装,我特意多看了母亲几眼,突然发现满头白发的母亲忽地苍老了许多,我并没有告诉母亲我要去哪儿工作,只是说要出远门,得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看她,母亲似懂非懂,习惯性的抬抬手向门外撩了几下,那意思是告诉我:去吧!放心去吧!不用担心!只要母亲安好,我无后顾之忧,告别母亲,我与同伴踏上扶贫攻坚的征程。

崔坝镇刘家河村是我们单位的扶贫点,车开到镇上,再沿着仅一车宽的泥巴路一直向上爬,两边都是沟壑绝壁,车子爬行约30分钟,再行至大山深处就到了刘家河村,这里地势高寒,山大人稀,人居环境恶劣,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刘家河,因为全村连一条小溪都没,更别说河,村里的乡亲们吃水都是个大问题,大概是祖辈们对水的深深渴望才叫这个名字吧!看着深度贫困的父老乡亲,作为尖刀班驻村第一书记,我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未来两年,这里的人们要脱贫奔小康,难度实在是不小啊,尖刀班的使命重大,责任如山。

我和我的同伴用了一周时间走完全村7个自然小组地界,对村情村貌有了大致的了解; 用一个月时间,走访完全村671户住户,对全村284户贫困户及致贫原因有了初步的掌握; 随后,尖刀班兵分两路,白天,组织村民召开屋场会,院坝会,堂火会,分析造成深度贫困的因素及破解方法;夜晚,与村支两委干部一起研究脱贫攻坚计划,确定帮扶作战的主攻方向,定期向指挥部和市局汇报精准帮扶工作进展情况,反复推敲初步制定出的帮扶方案和整村推进规划。

路是让多少代刘家河人锥心泣血的疼。因为路不好,山货运不出,辣椒、蔬菜烂在山沟里,上好的烟叶卖不出好价钱,牲猪出不了山,也变不成钱,又挫伤了村民种植养殖的积极性,大多数轻壮劳力都被迫出山打工。修路迫在眉睫,上报计划,提议立项,筹措资金,没有哪一项是轻松的……

全村人吃水是最要紧的问题,村里原先有一处水源,镇上曾筑坝储水,后因堤坝年久失修,关不住水而荒废着,必须尽快上报镇里、市里,争取项目资金,起动修缮堤坝工程,必须留住一泓清水,解决老百姓“一管清水入户”问题……

大山深处的村庄虽然很贫瘠,但也是一处养在深闺的绝佳风景。清凉的气候,丰茂的植被,淳朴的乡风;尖山、半坡嶺、千年古银树都是稀罕隽秀的风景,有景有名有实,只是少有游人前来,只要路修好了,水引活了,乡村旅游定能热起来,定能招来人气,聚集财富……

核桃、烟叶、药材、高山辣椒都是值钱的产业,村里也有种植的传统,只要有政策、资金的支持,加上合理的布局、规划、引导,整村脱贫应该不是大问题……

孙贤桂奶奶78岁,早年丧夫,患有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同样寡居的儿媳照顾。俩老相依为命,拉扯度日,家也不像个家,床上的被褥又薄又破又脏,俩老真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尖刀班的同志上门调查走访,就能让她如遇亲人般激动落泪;必须立即落实孙奶奶家“两不愁,三保障”的最低生活标准,大家自掏腰包,米、油、酱,吃、穿、睡,一样也不能少,一户也不能落下。我也仿佛从她的身上看到母亲的影子,每每闲暇时,总想着去看看她,给她带把菜,送件衣,下点力……

还有,村民念叨最多的村级小学复建复课,村级卫生室的改善提升……一桩桩,一件件,直接关系到大家的幸福指数和获得感,时间表,路线图,作战令,尖刀班在努力付诸实施……。

山里的冬天总是来得格外的早,城里还是深秋,刘家河村已进入严冬,一夜之间,满山遍野银装素裹,冰棱像水晶一样布满大地,尖刀班应该逐户提醒村民,烤火取暖注意保持通风等安全常识了,别的地方已经发生因烤火不慎导致缺氧伤人事件了。早上八点半,正准备出发挨家挨户去通知,突然接到妻子带着哭腔的电话:“母亲病危,正在抢救……”,我的脑袋嗡地一下乱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像触电一样麻遍全身,慌乱的安排尖刀班的工作后,我立即驱车往家里赶,可冰天雪地,心乱如麻,越急越开不快,紧赶慢赶,两个多小时才赶到医院,奔进病房,母亲已经不行了,妻儿早已哭成一团,我抢步上前,双膝跪在母亲床前,一把抱起母亲失声痛哭:“妈!妈!妈!儿子不孝啊,未能床前尽孝,未能执手送终,连您最后一句叮嘱的话也没能听着,儿子对不起您呀……”,也许是上苍倦顾我们母子舐犊情深,也许是母亲顽强地硬撑着不走,等待着儿子归来,虚弱的母亲弥留之际微微睁开眼睛,用最后一丝力气轻轻地唤了一声“华崽吔!”,未及我回应,母亲就闭上双眼,满是牵挂的溘然长逝。

我紧紧贴着母亲冰凉的脸,任凭泪水无声的奔涌,那泪水呀,滴滴都是愧疚,行行挂着亏欠。

怀着悲痛的心情料理完母亲的后事,满脑子仍是母亲的影子,逝者长矣,大悲无声。按母亲的秉性,她是不允许我长时间丢下手头工作的。头三的日子,我去母亲坟头祭拜作别,然后驱车赶往刘家河村,冰雪还是那样无情的包裹着大地,满目尽是耀眼而悲伤的白色,为缓解压抑而空落落的心,我用手机拍下沿途一片悲情的白色空镜头,寄语到朋友圈:“痛失至亲,大地白头!”,我的一位同事迅速回复安慰我:“不因色彩悲恸,特向冰雪致敬!”,关爱真是无处不在,感动亦是无处不在。

安排完全村125户困难群众的年节生活,走访慰问完25户困难党员,拜访了刚刚打工回家的46户村民,还特意去了孙奶奶家,叮嘱了一遍电、火、房等使用安全,时间已经到了腊月二十九,该回家了。

坐在走走停停的车上,猛然想起母亲坟头那株彼岸花,那是一种非常有灵性的花,根肉厚实,花色娇艳,叶儿脆绿,但花与叶却不能相见。花开正艳时,叶还在泥土中簇护着花茎,叶儿长出时,花为引导叶片萌发而凋谢逝去,花与叶隔世相守,彼此支撑,相互成全,故称此花为彼岸花。花和叶同根同源,血肉相连,但彼此用生命成全对方,叶子成全了花的艳丽,花儿渡引着叶的碧绿,大济大爱,正如我和我的母亲,正如我和我们尖刀班正在进行的扶贫攻坚事业……

山路弯弯,蜿蜒向前,车子行走在冰雪的山路上,碾压在冰棱上咯吱作响,车窗外,迎接新年的炮竹不断响起,此起彼伏,悠长的在山间回响,往日里寂静的山坳顿时热闹起来。(来源:中国硒都网 )

责任编辑:州扶贫办